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灵潮来了》全球灵潮 我爱挖坑 第七章 似是故人来 灵潮来了H文

《灵潮来了》全球灵潮 我爱挖坑 第七章 似是故人来 灵潮来了H文

发布时间:2020-02-15 00:10:3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蜉蝣同尘 状态:已完结

《灵潮来了》作者:蜉蝣同尘,短篇类型小说,主角:苏惕,韩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钟县令是顶了马县令的缺,马县令便是接任石壁上任的那位。 钟县令有一位同乡姓高在邻县同为县令,门当户对,钟县令也有一个女儿,叫瑞枝

灵潮来了

推荐指数:10分

《灵潮来了》在线阅读

《灵潮来了》 免费试读


钟县令是顶了马县令的缺,马县令便是接任石壁上任的那位。

钟县令有一位同乡姓高在邻县同为县令,门当户对,钟县令也有一个女儿,叫瑞枝。瑞枝被钟县令许配给高县令家的儿子,所以正缺一位养娘陪嫁。

月香也是因此刚好被牙婆卖给了钟县令。等到钟县令知道月香的身世,为之感伤,石壁只是遭了天灾,亲生女儿就落入下贱,我要是不知道也就算了,可现在让他到了我的衙里。我若不照顾,同为官宦,有何颜面。石公九泉之下,我又该怎么面对他。

便跟自己夫人说了此事,商议待月香如己出,瑞枝出嫁的事情想要延后,书信一封告诉了高县令。讲明了世情原委。高县令听了此事,一番感怀,便跟钟县令说,此乃义举,怎么能让钟公一个人独成其美。不如把月香嫁给我儿。

钟县令看到高县令回信,觉得有些不妥,跟高县令说,瑞枝和令郎已经合了八字,定了良辰,娶无依孤女,是高情义举,但如果破坏了原来的姻缘,也不太合适。几番书信往来,后来高县令便想出了办法,时日不改,高县令有两子,幼子十七,长子娶瑞枝为妻,月香嫁与幼子高升,两对姻缘,成人之美。于是婚期不改,双轿同去。

一时乡村县里俱为美谈。嫁女三日,钟县令梦到一位神人,自言乃是石壁,此县大尹,当初因为天灾,赔偿无措,郁郁而亡,天帝查其清廉,悯我无罪。敕封为本县城隍,感恩您的高义,吾女月香,得以承其美眷。我以奏闻上帝,帝知君高义,以公行善,又命中无子,赐公一子,昌大其门,君也当致官高位。临县高公,与君同心,成此义举,特赐二子高官厚禄,以酬其德。君当传与世人,切不可凌弱暴寡,利己损人,天道昭昭,纤毫洞察。石城隍三拜离开,钟县令三拜回礼,谁想踩住了衣服,一个踉跄方才梦醒。跟夫人说明了此事,两人合计,带人修缮了城隍庙宇,多加祭祀,修建一座石碑纪念此事。钟县令把这件事告诉了高县令,大为惊讶。

后来钟夫人年过四十,生有一子,取名天赐,钟县令后来归宋,官之龙图阁大学士,天赐为宋朝状元,高家二子,俱仕宋朝,位至宰相。

后来贾昌回来知道此事,与妻子大闹几场,找到了养娘,养娘已经和丈夫新婚欢好,后来也便随贾昌去了高府,夫妻二人一同在高府陪伴月香。

贾昌本来无子,不与妻子相住,令纳一妾,育有两子,亦是贾昌善举所得之报也。

等到张镇赢讲完这个故事,苏惕听的感慨良多。

不由得起身拿起了张镇赢得琴,一曲凤求凰,为月香与高升的故事而和歌。

张镇赢也是笑着和曲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

等到苏惕回过神来,还在原地,石碑在自己的眼前。

苏惕感觉到精神疲惫,灵光幻境如此真实,又像是梦一场,一个踉跄,苏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同学你没事吧。”

苏惕问声抬头,阳光下一个女生长发披肩,半蹲下来担心的看着他。

眉目如画,面容美好,秀色可餐。

苏惕略带怀疑的问询“张璐?”

“咦,你怎么知道我外婆的名字。”

“外婆?”

苏惕揉着太阳穴看着留着长发的“张璐”。

“我叫苏惕。”

女子有些狐疑的看着这个男子

想起小时候在外婆身边,外婆指着一张发黄照片,跟她讲她那时有个要好的同学叫苏惕,后来一别,当真是多年来生死不知。最后外公和外婆在一起,有了妈妈。

女子看着苏惕面貌,仔细回想那张老照片。看苏惕的眼神如同见鬼一般。

苏惕也感觉到了不太对劲,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想问这个漂亮妹子我脸上是有花吗。

苏惕发现自己身体好些了,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

“谢谢姑娘关心。”

便起身往校外走去。

“哎哎,你等等,我有话问你。”

那个疑似长发的张璐跟了上来,和苏惕并肩走着。

又盯着苏惕看看的苏惕发毛,走了好一会“张璐”才说道

“我在***毕业照上见过你的照片,和你一模一样,而你不可能和你爷爷叫一个名字,所以真相只有一个,你当年失踪,其实是穿越对不对。”

“张璐”眉目生姿,用小侦探里的真相只有一个的手势指着苏惕,得意洋洋的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甚至破坏了“张璐”的淑女态。

苏惕两眼一翻“谁知道李鬼撞上了李逵,这事没之尧搞鬼他都不信。”只能无奈的说,只是巧合而已。

张璐并不相信,跟着他到大门口,实在是摆脱不了,便给了张璐联系方式,等回见。

可还没等苏惕走到地铁口,张璐的消息便发了过来。

“我叫张秋月,我爷爷叫张镇赢,我可是知道他和苏惕也是室友,爷爷的日记里是有关于你的信息的。”

苏惕被这一套操作玩的头皮发麻

唬着脸问之尧这是什么情况。

之尧似乎有些尴尬。

“现在可以影响未来,过去也可以影响现在,这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个鬼啊,那个不过是灵光幻境,怎么可能真实存在,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

“也没有多少了,你的灵光幻境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不能影响,但你可以啊,只不过是有限影响,我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不用打扰你嘛。”

苏惕白眼一翻,不想和之尧说话。幸好这种影响都被历史所掩埋,可如果以后苏惕参与的灵光幻境越多,他身边发生越多的变化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苏惕便心里有了警钟,灵光幻境里就自称子柔,尽量不要用本名。想到这里,苏惕又跟之尧嘱咐

“幻境里的身份,你可以修改吧,以后安排最好安排成苏子柔,而不是苏惕。”

“包在我身上。”

之尧很是爽快。

等到回到家里,一个认识几年的朋友发了消息给自己,寄给了自己一块印章,当做提前的生日礼物了。

果不其然,那块印章上刻的是天地有正气五字。

灵光幻境里苏惕报的是阴历的生日,现世是阳历四月,离苏惕过生日,也的确没几天了。

而六朝松的松果,苏惕在和张秋月往外面走的时候,就已经顺了一颗,还好没有被保安发现。

张秋月还为此鄙视了苏惕破坏古树大逆不道的行为,苏惕没理她。

一块印章

一颗松果

一张老照片

一篇日记

便是苏惕在历史长河里留下的印记

穿过时间传达给他的礼物。

苏惕问过自己,喜欢张璐吗,当然喜欢,美好又有趣的人儿,谁不喜欢。

可当真是浮缘,是有缘无份萍水相逢,也是之尧当年,离开她,她心心念记了一生,也是幻境中,张璐将苏惕埋在了心底。

“像张璐这样的感情,你到底有多少?”

“我好像数不清了。”

“呸,渣男!”

“哪里哪里,你不也是?”

“求求你做个好人吧。”

“这句话应该本君对你讲才是”

在战火还没有烧起来的时候,苏惕连忙止住了傲娇仙童的自尊心泛滥。

苏惕心中叹了口气,我太难了。

《灵潮来了》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蜉蝣同尘)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惕,韩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蜉蝣同尘)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灵潮来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惕,韩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灵潮来了

作者:蜉蝣同尘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蜉蝣同尘)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惕,韩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蜉蝣同尘)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灵潮来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惕,韩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