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灵潮来了》鱼潮来了 第六章 月香记 灵潮来了大叔受

《灵潮来了》鱼潮来了 第六章 月香记 灵潮来了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2-15 00:09:5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蜉蝣同尘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苏惕,韩杰的小说《灵潮来了》此文是蜉蝣同尘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苏惕摘了松果揣在了怀里,回到了学生宿舍。四人间,自己的床位在上铺,下铺有一位青年。 青年额头饱满,眼窝深邃。看到苏惕打了声招呼。

灵潮来了

推荐指数:10分

《灵潮来了》在线阅读

《灵潮来了》 免费试读


苏惕摘了松果揣在了怀里,回到了学生宿舍。四人间,自己的床位在上铺,下铺有一位青年。

青年额头饱满,眼窝深邃。看到苏惕打了声招呼。

“你今天在课上讲的真好,其实我也对佛家很感兴趣。”

“是嘛,其实我也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所以自幼有些接触,这年月,在金陵,可能基督教更多一些。”

“是的,原来金陵的寺庙香火还是鼎盛,那位德清老和尚,也来金陵鸡鸣寺挂过单。”

“是那位陪清帝去西安的老和尚吗?”

苏惕对这位德清老和尚有些了解,老和尚的精神和修为,当真是世间绝顶。

“是的是的,我那时候还小,我娘带我去鸡鸣寺烧香,有过一面之缘,老和尚很是高大。”

苏惕笑了笑,不经意看了一眼房间,发现了一张琴包,里面像是有一张古琴。有些好奇,出声问道。

“镇赢也学琴啊?”

被称作镇赢的青年笑的更开心了,谁能想到平日里其实只是点头之交的上铺舍友,和自己如此投缘。

“跟一位道长学过,自己在练,算是广陵派的。”

苏惕突然想到了什么,但又没想起来。

之尧这时候提醒了他一下。

“张镇赢是你学琴的师公的老师,现世里有这么一丝因缘,所以你幻境会遇到。”

苏惕恍然大悟,说人与人之间想要相识只需要经过七个人就够了。

这缘分二字当真奇妙。

“难怪世尊说四圣六凡十法界不出一心。哪有什么你我之分”

苏惕不由出声感慨。

张镇赢甚是疑惑,出声问询。

“苏惕此话怎讲?”

苏惕不好打马虎乱讲便解释了一下。

“佛经里面有记载,天地分四洲,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瞻部洲,北俱芦洲。我们所在的世界只是南瞻部洲最差的世界。”

“我听说比如东胜神洲的某些世界,人与人没有什么你我分别,大家共享一片世界,饿了有树上的果子,渴了有林间的泉水,路上遇到互相喜欢的人,去林子里只需要一晚上就会生出一个孩子,他们会把孩子放在路边。孩子饿了会有路上的行人把手划破,流出香甜的奶水喂饱孩子,然后放下孩子离开。这样的世界,每个孩子,所有人只要遇见,就会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没有什么小我,人与人之间都快乐自在,无忧无虑,每个人都有万年以上的寿命。”

苏惕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张镇赢听的津津有味。

“倘若真的可以如此,人与人之间没有分别,就不会有什么杀戮,战争,更不会有阶级,天下大同,和合共生,也不是梦了。”

苏惕苦笑“正因为是南瞻部洲,娑婆世界,这里的人,爱不重不生娑婆,因为有爱,所以有恨,也便有了分别,你我,贪嗔痴等等,随着大家在这里一起做下很多错事,本来是你无意伤害我,我无意伤害你,直到后来变成,互相伤害,互相杀害,恩怨不休。”

“所以我娘讲,修行要先忏悔,忏悔无始劫来自己因贪嗔痴所造成的恶业,忏悔自己故杀误杀故食误食的生命,忏悔自己未能偿还七世父母对自己的生育之恩,祖先对自己的保佑之恩。这修行,其实不难,难就难在,愿不愿意做,和有没有决心去做。”

两人一番谈论,不似魏晋玄谈,也不学禅僧对问,简简单单的分享,受益良多。这个世界本就是,看似有些人富贵无忧,享用常人所得不到的,甚至于为官,为商。

概因世界是有看不见的门槛的,而能够掌握和遵守这些门槛所附带的规则,就可以取得常人所不能及的成就。

包括为官不可好色,好色必失官身,为官为民者,天地昭然,神明卫傍。

“警世恒言里有一个故事,我很喜欢,不知道苏惕你看过吗?”

苏惕摇了摇头。张镇赢便讲道。

“五代十国的时候,那时候天下五国,周太祖郭威,南汉刘晟,北汉刘昮(zong4声)南唐李昂,蜀孟知祥还有三镇,吴越钱闵,湖南周行逢,荆南高季昌。南唐李氏国内在江州这个地方,有一个县令,叫石壁,石壁四十岁孑然一身,妻子病逝,没有儿子,唯有一个八岁的女儿和一位抚养女儿的养娘。”

“女儿叫月香,自幼聪颖,石壁为官清廉,判案明正,处理了许多冤案错案,教化一方,政通人和。因此民安盗息,闲暇的时候,石壁最喜欢抱着月香教她识字,或者陪她下棋蹴鞠,是个非常宠女儿女儿奴。”

苏惕听到这里暗笑,放在现世,这样的爸爸简直是完美,谁不希望自己的父亲是个大英雄,石壁能够做到如此,当真是无愧天地百姓,更对得起自己的家人,就是可惜没有子嗣传承香火,也没有续弦。

“有一次石壁陪月香蹴鞠,球掉到一个深坑里,拿不出来,那个坑本就是用来放水缸蓄水的地方。石壁故意考教月香,问她应该怎么做,月香笑的无邪,爹爹考教女儿,女儿自然有计,让养娘提了一桶水,灌了进去,让球自己浮了上来,石壁大喜,觉得自家女儿聪慧异常,老怀甚慰。”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石壁县中粮仓失火,烧毁了大半米粮,在五代十国时期,粮食比金子还要珍贵,大半仓米粮,唐主震怒,石壁的同事和上级哭哭求情也没用,先判死刑,后收了他的家产,月香和养娘无依无靠也被牙婆卖掉,以偿还粮仓损失。幸好县中有人蒙冤,受了石壁当初恩惠,等知道此时,特来寻找月香和养娘,买下带回家好生供养。”

“如果故事到这里也就画上句号,可是后面比前面还要曲折,苏惕你还要听吗?”

苏惕点了点头“镇赢兄细细说来,子柔洗耳恭听。”

“带月香回家的人姓贾,叫贾昌,以前被人污蔑,坐实了人命官司,后来被石壁重新审判,放了出来,恩同再造,贾昌后来就去外乡做生意,当时想要报答石壁也无甚机会,后来石壁出事。”

“等到贾昌带月香和养娘在家里,如同自己女儿一样,好吃好住。可贾昌的妻子并不怎么贤惠,只是觉得月香清秀,自己也没女儿,一开始对月香还挺好,只是后来,贾昌太过宠爱月香,惹得贾妇嫉妒,转为厌恶,处处刻薄。月香和养娘便受了委屈,后来贾昌知道此事,痛训斥了贾妇一番,贾妇才有收敛,可更加暗恨月香和养娘,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月香和养娘也便忍了,贾昌又对月香和养娘越来越好,每次出去做生意,都要寄很多东西回来。直到有一年,贾妇接到贾昌书信,说要过段时间回来,让好好照顾月香和养娘,贾妇怒从心起,妒火烧心昏了头脑,把养娘卖给一个汉子做媳妇,把月香也当做丫鬟找牙婆卖到远处,应了那句话,眼皮浅处无大量,心田偏处有奸谋。”

“后来牙婆便把月香卖给了县令家,因为正逢县令家女儿出阁,缺个养娘,因此月娘又回到了石壁当初的府邸。有一次月香看到小时候和石壁玩耍的坑洞,拄着扫把,暗自垂泪,想起小时候父亲陪自己的场景,那时候是多么快乐,后来受的苦,如今被人骂卖为婢女随人出嫁,悲从心来,不可断绝。”

“钟县令正巧看到新买来的婢女如此,想必有什么隐情,把月香叫到房内问询,月香便说家父是原来的县令,姓石名壁,想到小时家父陪自己玩耍,触景生情。钟县令对石壁当年的事还是知道的,听到月香的事情,感慨造化弄人,又物伤其类。”

《灵潮来了》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蜉蝣同尘)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惕,韩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蜉蝣同尘)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灵潮来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惕,韩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灵潮来了

作者:蜉蝣同尘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蜉蝣同尘)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惕,韩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蜉蝣同尘)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灵潮来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惕,韩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