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庶妻难为》庶妻良缘陆蔓 GV 庶妻难为网盘

更新时间:2020-05-22 07:06:59

《庶妻难为》庶妻良缘陆蔓 GV 庶妻难为网盘 已完结

《庶妻难为》

来源:九阅文化作者:浅醉微梦分类:穿越主角:苏瑞,木柔桑

独家完整版小说《庶妻难为》是浅醉微梦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瑞,木柔桑,书中主要讲述了:室内一时又陷入静默,苏瑞睿想再抱她,很想念她身上淡雅如菊的香气。木柔桑伸出小手挡住了,苏瑞睿一时不知她意,问道:“你想如何?自然是...展开

《庶妻难为》免费试读

室内一时又陷入静默,苏瑞睿想再抱她,很想念她身上淡雅如菊的香气。

木柔桑伸出小手挡住了,苏瑞睿一时不知她意,问道:“你想如何?自然是要接你来王府的。”

她火热的心随着他的答案快速地沉入寒冰中,木柔桑的脑子也随之转动起来,低头浅笑,问道:“接?以何礼待之?”

“你想要何礼便是何礼!”

苏瑞睿一想起自己回去后,对她越发想念,便不想把她留在蜀州城,恨不得现在就接了她回襄阳好拘在身边。

“你若休了襄阳王妃,请旨赐我为正妃,然后三媒六聘,我便应了。”她毫不客气的问道:“可否做到?”

苏瑞睿盯着她瞳孔紧缩,想恼她偏又生不起气:“你是想故意气我吗?你哥哥只是举子,父皇和母妃都不会同意。”

这里头的牵扯太大,牵一发而动全身,连苏瑞睿这样强势、霸道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木柔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反唇相讥:“举子又如何,我哥是得了圣旨,可直接入国子监的,说来这事儿还得谢谢你。”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了,苏瑞睿是个十分危险、冷情的男人,自己不应该对他动了情丢了心,她却没想过只是当爱情来临时想挡也挡不住。

“这事爷无法答应,爷到是想叫你做王妃,但是,现王妃与爷是结发夫妻,更是父皇所赐,做皇子的万没有请休的可能。”

瞧瞧,这便是男人,从来不会为了女人放弃财富、权势,她强忍心痛柔柔一笑,问道:“那你的府中有多少如夫人,多少妾妃、王姬?”

苏瑞睿不屑撒谎,便老实道:“两位如夫人,四位妾妃,王姬、侍妾、卑妾没数过,这些都是父皇母妃所赐,长者赐不敢辞,桑儿,不要如此刻意为难爷,爷看重的只有你一个,有些事慢慢来。”

一句“长者赐不敢辞”狠狠地撕碎了木柔桑滚热的心,在他的眼里这就是为难吗?

她强忍着撕心裂肺,心肝寸断的痛楚,即使眼泪已漫满一双水眸,她也强忍着,倔强地昂起头嫣然一笑:“那你又能许我什么呢?”

“桑儿,爷身为王爷,身上肩负着许多责任,不但但是一句话能解决的,你不要这么任性,纵然是王爷也不能随心所欲,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残忍,再说,你哥往后有出息了,爷自会找机会提你的位分。”

王府进来的每一个女人都是一步棋,他不能随意处置任何一个,哪怕只是一名侍妾,这就是身为皇子的悲哀,有些东西注定是要求而不能得。

苏瑞睿也许不明白这份感情对他有多重要,但有一点他清楚,他与木柔桑相识于微末之时,她从来没有开口求过他,也没有打着王府救命恩人的牌子招摇过市,便这珍贵的一点他就不想放过她。

只想把她揣在兜里贴胸口放着......

木柔桑摇摇头,凄美一笑,有些事终归难强求,站起来朝苏瑞睿轻轻一施礼。

他忙站起来扶她,恼道:“你非得这样拧着,非要与我呛着干么,何苦......”

趁着苏瑞睿伸手扶她不防之际,木柔桑伸手点了他的穴。

她紧咬的苍白小嘴快速染上一抹粉红,如那盛开的樱花般美丽,只是吐出来的字却叫苏瑞睿迷恋她的同时,心又沉入寒冷的谷底。

“对不起我无法应承你,苏瑞睿,就此别过,你我今生再不相见。”

清脆的声音里飘荡着剁碎人心的决裂与无奈,苏瑞睿永远不可能明白两人思想上的差距。

她落下的热泪烫伤了苏瑞睿的手背,无声浸入他的肌肤,凝成一颗朱砂痣栖上他的心头,每每夜深人静扰得他寝不能眠,只觉心口烫得酸痛,如人挖走了他的心肝一般。

木柔桑从怀里掏出那块贴身放着的紫罗兰玉佩,放到苏瑞睿的手心里,还带着她体温的玉佩快速催生他心中莫名的感情,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木柔桑。

她凄婉一笑:“这玉佩还给你。救你,只是因为我的善良,但这,并不能成为你要我进王府的理由。还有,一个时辰后你便能动了。”

说完不再看想言却不能言的苏瑞睿,一脸挣扎与怒意的他只能无奈地瞪大双眼,看着魂牵梦绕地她毅然离去。

木柔桑心如刀绞却还得强忍着,拿帕子擦干眼泪回头望向苏瑞睿,她的初恋啊,只能成为珍贵的礼物收藏在记忆深处了。

出来时樊公公正候在门边,木柔桑微低着头眼珠子一圈,笑道:“王爷有些醉了,说是要小睡一会儿,你一个时辰后再进去叫醒他。”

“有劳姑娘了,奴才送你下楼。”

樊公公小心的说道,心中却有些疑惑木柔桑的声音似乎有些与平时不一样。

木柔桑知他是在试探,果然什么样的人身边便有什么样的奴才,她到是好想念暖暖的杨子轩和一根直肠子的小桐了。

。。。。。。。。。。。。

PS:

有亲气苏瑞睿太自私,浅浅也难过,只是在那种环境下,他自小长于皇宫中,对于男人三宫六妃七十二嫔这种事,在他骨子里大概就是觉得理所当然,是非常正常的事,所以木柔桑才会无法接,选择分手。

左人贤虽有些小抱怨,却很是高兴自家小表妹安全归来。

“是表妹的不是,怎地的你俩会在这侧门处?”

木柔桑这才想起自己晚归,按理儿木槿之一行人早就应该回房了才事。

“小表妹,你没有回来,槿之表哥不肯回房,又怕惊动了祖母若她老人家不快,这便留在了西角门的门房里烤火,我们两位表兄自然少不得要做陪。”

左人贤在木柔桑面前从来是有啥说啥,再说他自己也是很担心这位有共同爱好的小表妹。

“这可使不得,都是我的不是,到是连累了你们几个跟着在房门处吃冷风。”

她又问及同行的两位庶表姐妹,左人文正好也过来了:“她俩已叫人先悄悄送回房了。”

又把带出来的斗篷交与木槿之,笑道:“平安归来便好,今日人太多又挤得很,下人们不过是一个眼花,你便不见了踪影,正打发人四处寻你时,襄阳王爷便派人来了,说是在街上偶与迷路的你,便邀了一起赏花灯。”

木柔桑早已从樊公公那里得知说法,也只是笑笑心中却是万般愧疚,终还是连累了几位哥哥。

木槿之自是了解她的小心思,笑道:“妹妹那里不是有桂花露吗?大表嫂极爱此物,等明日捡些送过去吧,算是给大表哥道歉,害得他跟着一起担惊受怕了。”

“哥哥说的有理。”

木柔桑走丢了,几个当哥哥的也是担心不已,好在木槿之后来有说木柔桑不会出事,她手脚功夫也是很不错的,这才减去了两位表兄弟的些许不安,后又得知她平安无事,这才放下心来。

“大表哥,不若明日我打发人送去你书房如何?你再拿了送去给大表嫂。”

“妙,妙,妙,哥,小表妹就是聪慧,你这下可是能借花献佛哄得大嫂开心了,到时能叫大嫂多做些桂花糕给弟弟么?”

木柔桑因为几个哥哥的关心,心中的酸痛一时少了些许,打起精神问道:“小表哥要这桂花糕做甚?”

木槿之指着左人贤道:“他啊,听说后日在聚贤楼有一处赛花会,这不,巴巴的要了桂花糕准备到时拿去待客。”

左人文见雪越下越大了,示意小厮去给送木柔桑回来的人打赏,又对弟弟妹妹道:“快些进屋子,祖母八成还没有睡呢,咱们几个先去请个安,便各自回屋。”

左人贤故意落在后头与木柔桑并肩走,又朝她挤眉弄眼:“小表妹,怎么谢谢小表哥啊?我可是掏心挖肺的在雪地里等了你半个多时辰,你看,我的手都冻僵了。”

木柔桑偏头想了想朝他点点头,意思是懂了,明儿会借他最新出的才子佳人话本子。

左人贤没想到木柔桑这般轻易便答应了,只当她是因为走丢害得大家担心,心生愧疚才如此,便不再闹她。

几人因怕老人家担心得紧,也就不再多说,入了西侧门上了小轿,木柔桑坐在轿内发呆一阵,便听到婆子们说话的声音,原来已入了左老夫人的主院内。

这时春染打起帘子,春意伸手来扶她,春风已为她放下木屐,春景早早撑起了油纸伞。

“姑娘,你可是吓死奴婢们了,好在平安无事,老夫人还不知道此事,只是先前打发了几波人去前头问你可回来了,都叫少爷们给瞒了过去。”

春意扶着她出了小轿,然后在她耳边轻语,声音低到木柔桑都快听不清了。

“嗯,知道了!咱们进屋去。”

而此时,左老夫人在自己房内,正坐在罗汉床边烤火打盹儿,听到脚步声便微睁开惺松的老眼,问一旁给她捶腿的夏雨:“打发人去看看,可是咱家那只小皮猴回来了。”

又道:“回来,叫那新提上来的冬梅去看看。”

冬雪与春杏在年初二便捡了衣裳分别搬到了木槿之与左人贤的屋里伺候着。

在另一旁伺候着的秋菊见左老夫人有些闷闷的,便笑道:“老夫人可是想春杏姐与冬雪妹妹了,要不,奴婢明儿便去两位少爷屋内请了两人来。”

左老夫人叹息道:“你们伺候我也有些年了,眼看着一个个都大了,也不能老拘在眼前当老姑娘,没得心中会埋怨我这老不死的。”

“老夫人言重了,奴婢们是前世修来的福,才有这机会伺候了老夫人,哪里敢有半点埋怨,这些年随着老夫人可是过了不少好日子。”

秋菊一惯是个心有成算的,自是懂得如何哄老夫人开心。

“罢了,罢了,只要你与夏雨不怨我这老太婆便好,说来这四个大丫头里,也唯有冬雪是外头买来的,其余三个都是家生子,只是因槿儿是我

《庶妻难为》精彩评论: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结果没几章后,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很明显,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