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社畜的古代生活》社畜的英语 章节目录 社畜的古代生活69文

更新时间:2020-05-19 14:10:57

《社畜的古代生活》社畜的英语 章节目录 社畜的古代生活69文 连载中

《社畜的古代生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艾德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木木,白驹

独家完整版小说《社畜的古代生活》是艾德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木木,白驹,书中主要讲述了: “九月有为期十天的秋猎,王妃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王爷的意思是至少不会从马上摔下来,不会空手而归。”最主要的是会骑马就成,至于猎物...展开

《社畜的古代生活》免费试读

“九月有为期十天的秋猎,王妃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王爷的意思是至少不会从马上摔下来,不会空手而归。”最主要的是会骑马就成,至于猎物,他们可以代劳。

“可以不去吗?”别说骑马,现在就是走两步她都嫌累。射箭,她连弓都拉不开,这秋猎她去不是明摆着是个笑话。

“……王妃得和王爷说,但这几天王爷心情恐怕不太好。”历年来的秋猎,还没有人缺席过。

木莲沉默半响,想到王爷心情不好的原因,长长叹口气。将书放到桌上,慢吞吞的起身踱步,骨头咯吱咯吱的响,木莲脚步一顿,木然的抬起酸疼的腿。

冬云三人都听到她骨头响的声音,再看看没有丝毫生气的背影,三人倍感压力。

“王妃,附近有个可以遛马的地方,属下去把白驹牵来。”冬行看那要倒不倒的身影,终是不忍,开口提议。

“对啊,怎么忘了那里。”经冬行一提,冬云马上想起王爷的阁院后面有一片不小的草地,王爷有时也会在那溜溜马。不但有马房,最重要的是就在隔壁,那片草地走上十几分钟就到了。

换了骑马装,合身的让木莲发现,冬云他们早有预谋。

绿茵草地不算小,足球场大小,别说是骑马,就是遛马都不成问题。路边有颗百年榕树,撑开的绿荫下很是凉爽,小獒犬战神一进草地早就撒丫子跑的欢快。

树下一张四方石桌,桌上的摆着琴盒。琴盒上挂的轸穗木莲眼冒金光,这琴的主人就不怕琴被偷了?

“多亏了这个,要不然还牵不到白驹。”冬行看着蹭着王妃的白驹,这家伙都成精了。递上顺手牵来的一方手绢,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撒谎的迹象,“刚才王妃掉的,险些忘了。”

木莲没有怀疑的收下,摸摸白驹的头,忽然想到些什么,一脸黑线。貌似她还没有马高,她该怎么上马?显然,桃夭也注意到了这点,后脑勺一大颗冷汗。其实吧,按王妃的身高,骑毛驴比较合适。

在桃夭的帮助白驹的高度配合下,木莲还算轻松的骑上马,拉着缰绳,挺直上半身,木莲记住冬行说的要点,紧张得身子都僵了,生怕冬行拉不住白驹,自己跌下来。但显然她是多心了,白驹比想象中的还配合,温顺极了。不但走的很慢,她微微拉缰绳,就知道往那边走。

骑在马背上,听着绵绵琴声,木莲整个人都昏昏欲睡,头点了许久,趴在马背上直接睡过去一点也不怀疑琴声是哪传来的,不得不说木莲在某方面迟钝得很。

冬云他们目瞪口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跌下来。白驹早在她点头连连的时候停了下来,这会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吃草。战神和绝影大概是因为毛色相同相看两相厌,早就打开了。别看战神不过个把月大,胆子倒不小,不但不畏惧比他高大几十倍的绝影,反而仗着身小灵活,甩了绝影几下,谁也讨不到谁的便宜。

夏二偷瞄了王爷一眼,难得王爷有雅兴弹琴,王妃不但没朝着这边瞄过一眼,反而睡的很香。王爷这杀气十足的琴声,怎么着也不至于让人想睡吧。看那个新来的侍女桃夭将王妃抱下马就走,该说她是不懂规矩还是胆色过人呢。

形如流水,脚不沾尘,气息绵长。墨玄月停弦,目光深沉的看着桃夭的背影,薄唇紧抿。

完成学会骑马的任务,冬行他们也不再强迫木莲。轻松了几日,木莲等来了拜帖一张。

泼墨莲叶,水色烟波。一叶扁舟悠然自得。

“我还以为会是华丽的楼船,再不济也该是渔舟吧,一排竹子就不怕翻了?”木莲支着下巴,一手玩弄着顺手摘的荷花。鞋袜放到一边,裙摆掀至膝盖,水中的一双腿清晰可见。

“什么一排竹子,你见过有小屋的竹排吗?”有屋有‘院’,这么舒适的船上哪找去,不懂欣赏。

“我这不是怕翻了吗?”木莲踢踢脚,水花四溅,“我可是很怕水的。”

“在我的船上能翻了我把命给你。”木修远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再不出来就要受凉了。”项玖夜端着茶壶出来,看到还在泡水的木莲,很是无语。还好四周没什么船只,她这动作太不文雅。

“再一会就——”好字不用说了,辰掌柜像拎小鸡一样提起她,放到伞下乘凉。

气鼓鼓的塞了满嘴糕点,嫌弃的推开杯子,含糊不清的道,“热。”

辰掌柜拿她没办法,用内力给茶水降温。

“那鱼真的是柳条钓的?”木修远看着木桶中莹白如玉的鱼身,一条得有两三斤吧。银色鱼身在水中摇曳,划过淡淡的紫光,嘴角两根鱼须有身体长,鱼鳍鱼尾成透明色,尾端有抹淡粉,他还没见过这中鱼。

“此鱼为紫颜,我还是第一次见。”项玖夜蹲下身,眼馋得很,“食之皇者,木木好口福。你是怎么做它的?”

“清蒸黄焖。”木莲心虚了,能入得项美人眼的都是极品,她不会无意间吃了金山银山吧。

“……浪费。”项玖夜用朽木不可雕的眼神看她,直想捶胸顿足。

“木木你还真将凤凰当鸡吃,暴殄天物。”木修远在听到‘紫颜’两字就眼冒绿光。

“好好等着吧,我会为你奉上美味珍馐。”他迫不及待的大展身手了。

“动作快点,要不然我们就把酒喝完了。”木莲指指已经在喝酒的辰掌柜。

这只狐狸,他明明把酒藏得很好的。

“别喝大多,木木等会要调酒,我去帮忙。”项美人不怎么喝酒,但对调酒尤感兴趣。

“小酌怡情,我有分寸。”幼年受过重伤,旧伤摆在那他想大醉也不能。

“哦有人心疼了。”木莲贼笑,项美人还是那样不经调戏,她话才说完就跑了。

“嫉妒了?”斜眼瞅她,“要是你早点透露身份,疼你的人一大票。”

“你还要生多久的气啊。”木莲无奈了,伸手拉扯着他的头发,“我都调酒道歉了,好歹给个面子?”

“看你的诚意了。”辰掌柜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风吹过,他探头在她颈间轻嗅,“原来的香味挺好的,怎么换了?要用混香也不好好调,这么粗劣。”

木莲握杯的手一顿,放下茶杯。“我还打算饭后再说的。”

木莲将发拨到一边,微微拉开衣领。辰掌柜看到她微露的背,眼色一沉,伸手再拉开一些,看清之后做正身子,等她后语。

“那年落水之后一直浑浑噩噩,也不知是谁在背上刺青,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如今是要多谢他了。”木莲拉拢衣襟,“练武之后一天比一天累,吃着饭都能睡着,怎么想都有些奇怪。然后我发现背上的刺青颜色变了,身上还有奇怪的香味。”

刺青秘法记载中,用一种奇特的药融入其中,遇毒变黑。无论是何种毒,即使是蛊也逃脱不了。辰掌柜研究数年,也仅仅是知道其中几位药,给木木刺青的人不管是谁,他都感谢。

“忍着点。”辰掌柜拉着她的手,银针砸破食指,用一个小瓷瓶装了半瓶,又滴了几滴在手绢上才抹上药。

将染血的手绢放到鼻尖,除了血腥味并无其他味道,颜色正常,银针也未见变化。感觉怀里细微的颤动,他拿出一个玉瓶打开,一只闪着绿光的小虫飞到手绢上。

“这什么蛊?”项美人擅医,辰叔叔醉心于毒,擅长用蛊。她只是知道,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蛊虫。那蛊虫居然以血为食,手绢上的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小绿,品种不详。”吃完血,小绿扇扇翅膀飞进瓶中,手绢上无一丝污迹。“是蛊小绿不会飞到瓶中。不是蛊是毒,而且是很厉害的毒。”

小绿不吃同类,喜毒,越毒吃得越欢。辰掌柜见她好奇,将玉瓶给她。

好神奇,木莲好奇的拿着玉瓶,看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就还给他。“那套武功你就不要练了。”舒筋活血只会让毒扩散得更快,辰掌柜把着她的脉,毫无异样!

“发现刺青颜色变了,我就没练了。桃夭见我不练也不强求。”她还怕桃夭反对,没想到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游走黑暗数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看样子是发现什么了,揉揉木莲的头顶,“有什么事可以和她商量。”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跟着我,困在王府有意思吗?”桃夭和她挑明了,也因为如此,她才觉得困惑,按她的想法,好不容易脱离那个组织,不是快意江湖就是隐居山水,怎么着也不该是自投罗网。死在桃夭手心的人不在少数,富商官吏应该也有吧。

“她以前的手法干净利落,又有有心人清理痕迹,不用担心王府查出什么。”表现的太明显了,辰掌柜想当做没看见都能。“至于她为什么跟着你,大概是她就你一个朋友吧。”

对黑暗中的游荡者来说,木木就像一个灯塔,指明道理,不至于迷失方向。这样的木木无异于稀世之宝,吸引着贪婪的亡命之徒的目光,这也是他让桃夭跟着她的原因。

“我有那么透明吗?”木莲沮丧了,要是这么容易看穿,在王府她还怎么活呀。

“放心,因为太熟我才了解,你表现的一直高深莫测。”弹了她脑门一记,他说的是实话,唯一没说的是她在他们面前从不掩饰。对于她的信任,他们甚是愉悦。

“本小姐就一世外高人,旁人哪能看穿。”洋洋自得。

“呵呵,”他大笑,眼中闪过泪花,“夸你一句就上天了,小心跌下九重天。”

“有掌柜在,怎么会让木木小姐摔到。”小柳条一过来就听到他们的笑语,打趣的开口。他们几个哪个不把她当宝捧在手心

《社畜的古代生活》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艾德沃)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木木,白驹)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艾德沃)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社畜的古代生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木木,白驹),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