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品江山》一品江山TXT下载 精彩内容 一品江山出柜

更新时间:2020-08-06 21:09:12

《一品江山》一品江山TXT下载 精彩内容 一品江山出柜 已完结

《一品江山》

来源:作者:三戒大师分类:历史主角:陈希,陈三郎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三戒大师原创的历史小说《一品江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陈希,陈三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哇哈哈,我们重回推荐榜榜尾!额,不小心又会掉下去,检查一下你的票囊,火力支持啊,亲!) - 堂屋中余音绕梁,陈希世夫妻却半晌没...展开

《一品江山》免费试读

(哇哈哈,我们重回推荐榜榜尾!额,不小心又会掉下去,检查一下你的票囊,火力支持啊,亲!)

堂屋中余音绕梁,陈希世夫妻却半晌没回应。

究其原因,无外乎陈老二这次回来,表现的太出人意料了。在哥嫂的印象中,他素来是不争不抢,百般忍让的闷面瓜,哪有这般锋芒毕露的光景?

愚夫愚妇不明白,君子能容人不能忍,但亦有所不能忍。之前他们对陈希亮再不好,他都可以容忍,因为他觉着,自己年近而立还在吃白饭,顺便吃些白眼实属正常。但这次,他的儿子遭到虐待,其中一个更有刺配充军的危险,大大超过了他的底线,所以才会峥嵘毕露。

其实陈希世两公母,也不欲把事情闹到官府,大宋朝讲的是‘慈孝’,慈孝慈孝,先慈而后孝。两公母自忖闹将起来,忒也承受不起风言风语,所以只想拿偌大的罪名压住老二,好谋夺家产。

现在绕了一圈,好似又回到正轨,但形势已然逆转,陈老二抢去了主动权。

两公母能直接说‘俺们想分家么’?半晌,陈希世才憋出一句道:“过去的事情,莫要再提了。怎么说,也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休要再提了……”陈老大这辈子连CD都没去过,听到可能会闹到官家那儿,不由打起了退堂鼓。

“那也不能这样算了。”侯氏也光剩下嘴硬了。

在陈三郎看来,现在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大好时机,依着他的性子,肯定要趁机扬眉吐气,至少也得把劣势彻底扳回才行。

然而人和人不一样,陈希亮便没有那份算计。他只是道:“大哥画出个道道来吧,小弟接着就是。”竟然一下把主动权拱手相让,叫三郎大感失望。

“闹成这样,怎么搭伙过日子?”陈希世一脸愁苦道:“我看还是分了吧。”

“分家……”陈希亮有些忧郁地抬头望望,中堂挂着他曾祖父曾祖母的画像,终是微微阖眼道:“但凭哥哥主张。”

陈希世已然气短,再想起势就不可能了,他叹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就先粗粗定个大略,改日相约到官府,把契约签了便是。二哥别以为我图谋什么,只是闹到官府面皮受损,好言好语分了罢。”

“正当如此。”陈希亮点点头。

“放心,我定会公允,不教你吃亏。”说完便让儿子拿来家产账册,却不打开道:“咱们陈家迁徙至此已有四代,世代以烧炭为生,经年累月,积下这一栋祖宅,一个炭场,一片竹林。原先还有些薄田,但这几年,家里四个念书的,开销太大,早已卖磬,叫你们花销了。前些日子,虑着你们花钱的日子还长,把竹林也卖了。”顿一下,一脸惋惜道:“那可是十里八乡最好的一片竹林,出产最顶级的竹炭,换了三十万钱。这三十万钱,你们父子花销,甚至将来你家小子再念书,也是足够的。”

陈希亮点点头。宋代的经济水平,与后世九十年代末相当,一文钱的购买力,等于那时候的一元钱。

“这三块,就是咱们陈家所有的财产了。我是长房,自然要继承祖屋。”陈希世道:“至于炭场,你个读书人,不闻窗外事。这些年官府加征‘西夏钱’,生意大不如前了,几乎就是不赚钱。要不也不会把竹林卖了。”

“既然如此,把炭场给我吧。”陈希亮终于忍不住挤兑一句道。

“呃,你读了半辈子书,哪懂什么烧炭卖炭,你知道牙行的门朝哪开么?你哥哥我没别的本事,只能守着这片产业。而你呢,马上还要去京城赴考,高中后就是官老爷了,干这一行岂不掉价?”陈希世道:“所以你还是拿那三十万钱,多省心利索啊。”

说完,他便忐忑的望着陈希亮,希望自己破绽百出、强词夺理的说辞,能把这个‘书呆子’蒙混过去……只是现在看来,人家也不是什么呆子,这叫他未免惴惴。

他没注意的是,自己的儿子陈大郎呲牙裂嘴,朝着陈希亮使劲摇头。

“可以……”陈希亮却视若无睹,沉吟半晌,一口答应下来。

“别……”陈希世两公母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大郎陈愉便忍不住道:“爹爹,你们不能这么坑二叔,那根本不是三十万钱,而是……”

“你住口!”陈希世一肚子邪火正没处发,站起身来一巴掌,打在了陈愉的脸上,暴喝道:“给我滚出去!”

陈愉不敢违逆父亲,捂着脸往外走,待到了陈希亮身前,还是压低声音丢下一句:“都是欠条……”

“你这个吃里爬外的狗东西!”陈希世颜面扫地,狠狠丢出茶盅,砸在陈愉背上,气急败坏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

正堂中,让陈大郎这一搅和,彻底陷入了僵局。

沉默半晌,陈希世干脆耍无赖道:“反正就这三十万欠条了,别的一个子都没有。”

陈三郎瞪大眼睛,他见过无耻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我已经说过了。”陈希亮面如古井不波道:“可以。”

陈三郎的眼睛更大了,心说明知道是坑还往里跳,这也太太、太那啥了吧……然而陈希亮的下一句话,让他的心猛地揪成一团。只听其缓缓道:“不过契约之外,你们要立一份字据,保证今日之事,一个字不得再提,否则炭场、祖屋,以及一切家产,全都归我。”

陈希亮并不知道,这正中了哥嫂的下怀,他们本就没打算宣扬此事,只想独占家产而已。现在想睡觉有人送枕头,两公母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两人快速对下眼神,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惊喜……他们本以为,老二肯定要据理力争,多分些家产,谁知他竟明知是白条,仍满口答应下来,这真是天下一号大傻瓜啊。至于额外的那份字据,立就立,本来就是一桩家丑,谁还愿意搞得天下皆知不成?

他们担心陈希亮会反悔,马上让四郎取来笔墨纸砚,立好一份契约、一份保证,双方签字画押,只等来日去县衙备案,便可完成分家。

小心捧着墨迹未干的契约,陈希世笑开了花,故作大度道:“二哥去收拾收拾吧,日后分家过日子,需要的事物多着呢。”

陈希亮点点头,把那份保证轻轻吹干墨迹,小心收入袖中,朝哥嫂一拱手,便抱起六郎,带着三郎和五郎转身出了正堂。

来到原属于他的跨院,便见到红肿着脸的大郎。

陈希亮关切道:“大郎,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二叔,”陈愉急切道:“最后怎么办的?”

陈希亮将手中那份契约,递给了陈愉,抱着儿子推开房门。

陈愉展开那契约一看,登时傻了眼,追进去道:“二叔,你怎么还是要了欠条……”

“本就应当问心无愧……”陈希亮一边将书架上的书装箱,一边淡淡道:“你父母虽然虐待我的儿子,但我吃了家里三十年白饭,读书进学又花了那么多钱。炭厂是你父亲的生计,我怎好意思争夺?”

“那三十万钱,你为什么要欠条么?”

这三十万钱,就算是给三郎买个清白吧。”陈希亮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陈愉有些愣神,他才十五岁,还不明白人世间的险恶。但陈三郎却已经明白了……那两公母如此视财如命,为了独吞家产,能不惜置亲生侄儿于死地。如果靠一时言语上的上风,固然可以不让他们占到便宜,但事后缓过劲儿,必然心气难平,万一生出事端,可就麻烦了。

陈三郎虽然对这个世界了解的不多,但他靠着对人情世故的理解,还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还记得那侯氏丢了鸡,怀疑是刘猴子偷了时,那刘猴子登时急了眼,说:‘我是良人,怎么可能偷你鸡呢?’

只要生活在大宋朝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良人’身份的重要性——赁屋、开店、上学、远行……更不要说考科举了,只要是正经勾当,都需要身家清白。有过案底,或者风评不好的人,邻里是不会具保的……因为你将来犯了事儿,保人们是要担责任的。

没有个良人的身份,要么去当兵,要么就是从事‘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的贱业,总之,这辈子算是彻底毁了。而很多时候,不需要什么证据,只要风评不好,就能毁了一个人。

其实一踏进门,陈希亮就做好了遭受不公的准备,他之前的立威,也不是为了多分家产,而是让哥嫂明悟,自己不是个好欺负的软蛋,被惹急了,一样是要咬人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三郎,不要输在人生的落初文学上……陈家的家业何止百万钱?陈希亮却眼都不眨的拱手相让,只是为给自己儿子,买一个清白。

这一刻,陈三郎还不甚明白陈希亮的深意,更无法理解所谓的君子之道。他对这种傻子做法很有微词……何至于此,何必如此?这日后一家人怎么过啊?!

但他已经被对方的无私父爱感动了。就算对方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陈三郎。可既然取代了人家的儿子,就得……哎,当好这个儿子吧……

陈三郎深深低下头,一咬牙,学着电视剧上的样子,要跪在陈希亮的面前。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陈希亮却沉声喝道:“给我顶天立地的站着!”

------------------------分割-------------------------

呃,已经说过,不要纠结于人物的年龄啊什么的,所谓无巧不成书,有时候不巧,只能凑巧。所以对一些人物、时间会有微调,一切以书中为准。

《一品江山》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三戒大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希,陈三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三戒大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品江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希,陈三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